52位院士结对培养百名浙江青年 一起穿越科研无人区

信息来源:浙江资讯    发布时间: 2019-05-31     点击数:

5月30日是第三个全国科技工编辑日。在当天的2019年“全国科技工编辑日”浙江主场活动中,“院士结对培养青年英才计划”的院士及青年教师代表们举行了结对拜师仪式。

据悉,去年正式启动的“院士结对培养青年英才计划”共选拔100人,分两批完成。目前第一批入选名单已确定,曲久辉等52位(次)两院院士与浙江省52位重点建设高校青年教师“一对一”结对,实行为期5年的“带徒授艺”式培养,专业覆盖数字经济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环保、新材料等诸多领域。


身边有一位强大的导师是种怎样的体验?大家该如何利用好院士平台资源?科研路上,什么又是最弥足珍贵的东西?一场院士与高校青年教师的碰撞中,大家都有了答案。

用院士平台开辟更广阔科研天地

38年前,在美国的一个高规格国际会议上,一位研究力学的中国青年学者正思路清晰地做着发言。台下坐着的,皆是来自全球力学领域的顶尖专家。

这场“意外”得来的发言机会,让这位青年学者一下子认识了许多本领域的专家,从此也有了更多参加此类国际学术会议的机会……

这位中国学者正是如今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朱位秋。即使时隔多年,这幅发生在他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机械系担任访问科学家期间的画面,依然令他感慨颇深。

“那时候我什么文章都还没发过,更不是院士,一些高规格的国际会议都不能参加。”朱位秋说,到MIT的第二年,他听说有一个本领域的国际会议即将召开,与会的都是全球最顶尖的科学家,便在身边一位熟识的院士帮助下,参与进了该会议,并在会上为自己争取到了发言机会,从此打开了自己与更多国际专家交流、学习的“朋友圈”,也将更多来自中国的学术观点带进国际学术圈。

“青年人才要利用好院士专家的平台,去接触更广阔的领域。”中国科学院院士朱位秋说,如今,“院士结对培养青年英才计划”为众多来自高校的青年人才搭建了与院士沟通交流的良好官方渠道。

“与院士结对,要主动,也要有自己的想法,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从而争取院士对自己更多的帮助和引导。”朱位秋说。


据悉,入选“院士结对培养青年英才计划”的青年教师均为博士学历,平均年龄在37岁左右,最年轻的仅30岁。而在结对院士中,中国工程院院士36位,占比69%,中国科学院院士16位。省内院士7位,占比13%,省外院士45位。

对于院士平台的利用,多位来自浙江各个高校的青年教师有着切身感受。

浙江理工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特聘教授付彩云说,她对接的是自己硕博士时期的导师,虽然在这之前就一直与导师保持着联系,但“院士结对培养青年英才计划”为导师对自己成长的支撑搭建起官方渠道,彼此的交流有了常态化机制。“这个结对计划为许多浙江普通高校里渴望成长的青年教师提供了更多机会。”付彩云说。

“身边有个强大的科学导师,学术品味高、眼光远,可以鼓励大家去探索更多科学研究领域的无人区。”浙江大学高分子科学与工程学系副主任、教授李寒莹说。

人才成长:短期看机遇,长期看人品

科研之路,正如瀚海拾贝。虽有领域之别,总体方向与科研精神却是恒久不变的主题。

朱位秋院士说,“科技”二字虽然常常是连在一起说的,但实际上“科学”与“技术”并不是一回事。科学研究是寻找、发现客观规律,期间需要有兴趣,有奇思妙想,而并不强调某个鲜明的应用目的。

“因此,从事科学研究需要人安下心来,坐得住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冷板凳。” 朱位秋院士说,而技术则是在科学的基础上进行创造发明,其间则需要结合国家与社会的需求。


对此,龚晓南院士有着类似的感受。他说,我国正处于发展时期,在技术研究领域,应加大对工程师的培养力度。“解决桥、汽车、电梯等问题,都涉及技术问题,工程师、科学家应该和工匠精神一样,成为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龚晓南说。

“一个人才的成长,短期看机遇,中期看实力,长期看人品。”中国工程院院士龚晓南说,一个人要在科研路上走得长远,除了如今时代给予的众多机遇和自身实力之外,正直善良的品格和坚韧的科研精神也十分关键。

作为投身教育事业多年的科研工编辑,院士们对于教育都有着自己的看法。“科研投入不仅要投入在研究上,还要更多地投向教育,特别是增加高等教育投入,办更多老百姓能‘平视’的大学。”龚晓南院士说。


此外,当天的活动还启动了“寻找科技追梦人”活动。据悉,接下来省全年无错杀肖公式规律将用一年左右的时间,通过层层发动,在全省范围内发掘身边的“科技追梦人”和他们的感人事迹,至2020年“全国科技工编辑日”前夕,评选出100名左右“科技追梦人”和10名最美“科技追梦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